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金融 > 金融新聞 >  正文 

支付牌照的買賣江湖:半年價格縮水50%

2018-11-06 | 來源:網絡整理    人看過
分享到: 
    [摘要]有統計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40 36萬億元人民幣,無論從規模還是增長率上來看,第三方支付都
[摘要]有統計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40.36萬億元人民幣,無論從規模還是增長率上來看,第三方支付都是風口上的行業。
   移動互聯網時代,中國移動支付水平領先全球,在這種背景下,代表著“通行證”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一直是稀有資源。
  然而,近日《證券日報》記者調查發現,第三方支付牌照價格已經大幅降價,甚至縮水50%。一位圈內知情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第三方支付牌照確實在降溫,以前全牌照成交價在8億元至10億元之間,現在全牌照3億元至4億元就可以成交,即便如此也是有價無市。”
  中金支付品牌總監兼產業金融事業部副總經理李辰鵬向《證券日報》記者證實,“支付牌照價格確實在回歸理性,這也是市場的大勢所趨。”

從“一牌難求” 到“有價無市”

  有統計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40.36萬億元人民幣,無論從規模還是增長率上來看,第三方支付都是風口上的行業。
   在2011年-2015年,央行共發放271張第三方支付牌照,在2016年支付牌照暫停發放,并堅持“總量控制、結構優化、提高質量、有序發展”的原則,一段時期內原則上不再批設新機構。
   而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國內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業共238家,也就是說央行累計注銷支付牌照名單已增加到33家。
   在廣闊市場與“稀缺”資源的背景下,第三方支付牌照價格近幾年一直被熱炒。
   今年年初,《證券日報》曾報道《支付牌照買賣江湖》一文,當時坊間傳聞全牌照最高可以叫價30億元,但均價12億元左右被業內認為是合理價位。
   就連小米、恒大、唯品會等公司的支付牌照都是通過收購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獲取。而這些大型企業收購支付牌照的主要目的是為業務提供便利,同時掌握更多的大數據。
   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支付牌照價格的熱度開始冷卻。可以看到已知的案例是拼多多收購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等,網傳花費僅2億元—3億元。
   “牌照價格分很多維度和具體業務,但即便是最值錢的業務也開始降價了,且成交量也非常低。”有業內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基本上是有價無市。”
   支付領域“雙寡”格局的形成使需求方減少,是支付牌照冷清的原因之一。
   有數據統計顯示,支付寶和騰訊金融分別以53.76%和38.95%的市占率占據主導地位,兩家企業在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占比高達92.71%,剩余7%的市場份額由200余家公司搶奪。
   京東、百度、蘇寧、國美、唯品會、滴滴、美團、平安、萬達、拼多多早已紛紛入局,互聯網公司、傳統金融機構、電商、地產企業、通信企業等各行業“龍頭”,在第三方支付領域都占有席位。
   “隨著巨頭布局完成,市場份額已被瓜分殆盡,新入局者很難再分到‘羹’,需求方減少,價格自然也跟著降低。”前述業內人士認為。
   與此同時,在強監管背景下,第三方支付加速洗牌也迫使牌照交易市場回歸理性。

  業務模式回歸本源 發展面臨新機遇

  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第三方支付是監管落地最早的,且呈現日趨嚴格態勢。
  2017年8月份,央行發布《關于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文件要求,截至2018年6月30日,所有非銀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需全部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2017年12月份,央行發布《條碼支付業務規范(試行)的通知》,要求條碼支付業務“必須通過人民銀行跨行清算系統或者具備合法資質的清算機構處理”。
   這意味著支付機構業務模式完全回歸本源,第三方支付牌照的用途僅剩下商戶與用戶間單純的支付通道。
   僅今年,就有《條碼支付業務規范(試行)》、《關于進一步加強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整治工作的通知》、《關于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和《非銀行支付機構反洗錢現場檢查數據接口規范(試行)》等多個法規、文件發布并生效。
   2018年6月份,央行發布了《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關于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明確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實現100%集中交存。
   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收入來源主要分為支付手續費、備付金利息收入、增值服務收入三類,而支付手續費本身屬于低毛利業務,備付金業務收入則是利潤來源之一。
   另一方面,監管對于違規行為的懲罰力度也在不斷加強,2018年以來,央行累計開出罰單超過60張,處罰金額也在刷新記錄。
   “監管持續加碼,市場規模大、實力強的玩家必然等到最后,‘屯炒’牌照的已經很少出現了。”,前述業內人士認為。
   而回歸本質后的第三方支付,也并非“無利可圖”。
   李辰鵬認為,未來第三方支付行業在新零售和產業鏈都有很好的機會,具體產品路徑上建議三個發展方向:一是以賬戶為基礎,進一步打造覆蓋全產業鏈的業務布局和資金管理服務;二是以“票”為依托,實現“金融票”和“財務票”的融合,促進公司財務管理升級;三是以新技術為方向,在消費升級和B端產業鏈中獲取新的機會。在引領未來的技術變革中,大部分是生產力,而大數據是重要的生產資料,是支付機構未來不可忽視的一個方面。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增強微觀主體活力 釋放經濟增長潛力

下一篇:最后一頁

排行榜

  • 24小時
  • 一周
  • 一月
專一網
11选五5开奖结果 陕西